55709

温馨提示

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,阅读体验更好哦~

青石村的情况陆为民来之前是做了一番功夫去了解的,青石村因为地处偏远,交通不便,村民文化程度普遍不高,很容易发生纠纷和矛盾,而矛盾一旦处理不当就很容易激化。

青石村最棘手的问题,就是有群体性上访事件,前些年就因为桥洞坍塌的事件,一群村民去县政府门口堵路,那时候陆为民刚好在县委办公,也参与了那次村民上访事件,幸好没有流血发生……他深知,像这种事,第一要务就是了解情况,主要是化解矛盾,只要抓住关键,一切就能迎刃而解!

"烧毁五十多亩麦地,为什么要上访,难道当时没有办农业保险,没有要求对方赔偿?"

瘦猴回答:"农民种地都不容易,咱这村偏,村民没有几个愿意办那保险,都不知道是个啥嘛,而且这次着火完全也是意外之中,要求谁赔偿,怎么赔偿根本没人懂。"

罗元明提醒陆为民:"这三伏天本身温度就高,空气闷热,据我来看,只是其一,再加上村民们没有防火意识,乡镇上和村委会一直又缺乏有效宣传和监管,这阵子村民们家家户户忙着收麦子,能请来的收割机本来就不多,青石村三个大队,这近千亩地都等着收割,疲劳驾驶、农机手麻痹大意时有发生,都有可能触碰高压线,最终导致打火燃烧。"

"继续说。"

"这几天正是小麦收割时间集中之日,连片地成熟等等,都让小麦收割机供不应求,一时间周围根本租不来这么多收割机,而农机手们又为了多挣钱,只能不分昼夜地工作了,之前还曾经有收割机卡住的现象,我在邻村的时候也听说出现过自燃现象……"

陆为民点头,他已经大致了解,没想到刚来就给他一个下马威,这种棘手的事处理不好,可能又是一次群体性上访事件,"这么说是那几台病车昼夜连轴转,导致这次高压着火了?不管怎么说农机厂肯定逃不了,是要赔偿的,镇里边倒也可以拿出一部分钱,农民苦啊,不容易,一年种点粮食,可不能糟蹋在这些黑心厂家手里!"

瘦猴问:"陆书记,咱们这点人手肯定拦不住,要不在找几个人,老王家那群人闹起来可不得了,而且这次烧光五十多亩地可是不少钱,现在村民们肯定在气头上,恨不得顺着电线把那些收割机厂商砍了呢!"

"绝对不能激化矛盾啊,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村民们会听的。"罗元明赶紧劝说道。

瘦猴却嗤笑一声:"还是年轻啊罗大学,你这都来俺们青石村一两年了,怎么还是一股学生气,你跟老王家他们说理,一会被群殴的鼻青脸肿谁替你说理,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啊罗大学。陆书记您说呢?"

"听小罗的,咱们几个先上,尽量把村民情绪安抚下来,不要动手,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。"陆为民微微一笑。

瘦猴愣了,暗自叹息,谁叫人家是第一书记呢……

不远处,河坝边的田埂上,陆为民远远就瞅见围了一群人,手里拿着铁锨或者镰刀,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,或头戴斗笠,或手摇蒲扇,各个义愤填膺,几个挑头的在那边扯着嗓子大喊,还拉着白布做的横幅,大书冤字,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,还有不少村民正从四面八方朝着河坝汇集而来!

情况危急。

"罗大学来咧。"老王家的话事人王有理看着正在赶来的罗元明,他自然认得,以为是高俊达来管事了。

"仇队长,你别拦俺们,这次可不止我老王家的麦地被烧了,看见没,51亩地,全化成焦土咧,去他娘的,没人给俺们赔钱,俺们吃啥,喝西北风去?不行,必须要去镇上讨个说法!"王有理怒喝道。

有裹着头巾的老大妈跪在田垄旁,手里捧着一把把烧成灰的麦子,嚎啕大哭……

"小罗你可来算来了,高支书呢?"治安大队队长仇路左顾右盼,在找高俊达的身影。

"你是仇队长吧,我是新来的扶贫第一书记陆为民,高支书有事不在,我来处理这儿。"陆为民也不多说话,只是点点头。

仇路看着陆为民去了人堆,他一愣,跺着脚道:"罗大学啊罗大学,还有你瘦猴,你们怎么也不带点人过来,陆书记出了事谁来负责?"

村民们各个怒火中烧,丝毫不理会仇路一群人的阻拦,很明显他们正在气头上。

人群有些骚乱,罗元明也站在人堆中间,插着手,耐着性子去理论,仇路也是好说歹说,唾沫星子四溅,可没人理会。

"男女老少爷们,大家安静一下,听我说,我保证可以给你们赔偿!"河坝的大石头上,站着一人,手里拿着土喇叭大喊,声音清楚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。

陆为民深知这次事件的导火索是麦地被烧,关键就是赔偿问题,由谁来负责,村民们肯定不想闹事,这对他们并无好处,他们要的只是赔偿,钱到手,什么都能解决,这个理清楚,事就没那么复杂。

"你谁啊,哪家的娃子?"

"就是,瞎起什么哄,赶紧回家去。"

"让高支书来。"有村民喊道。

"各位父老乡亲安静,我是县里调派新来的扶贫第一书记陆为民,高支书不在,现在我主事。我今早到的村里,就住在老砖窑那边,以后跟乡亲们同吃同住,事情的原委我已经听说了。

在这里,我陆为民可以先向大家保证,你们一定会拿到赔偿金的!"

一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瞬间安静,嘈杂的声音渐渐小了。"扶贫第一书记?"村民们不知道是个什么头衔,但是现场有仇大队和罗元明两人在,虽然高俊达没在,但足以证明是真的,而且是县里派来,这说明来头不小,兴许真能帮拿到赔偿金不一定呢。

王有理一向听高俊达的,没见到人,他有点犯嘀咕,"陆书记您说的都没错,但是您知道么,看看这五十多亩地,就一小时,啥都没咧,您让我们杂活,这半年的粮食都没了!"

"就是陆书记,我们凭啥信你,你又不种地?"

"高支书人呢,他怎么不来?"

……

有村民大着胆子,毕竟陆为民比较高俊达太年轻,看起来很难让人信服。

仇路啐了一口道:"王有理,说你有理你还上瘾了是不?陆书记一大早这么热的天赶来我们青石村,一口热饭没吃上,听见你们闹事就跑过来,怎么,他是为了自己,是闲的?"

"你们这些人怎么想的,跟着闹事被抓去吃牢饭就愿意,还是想着早点拿赔偿金,陆书记能来咱青石村是咱们的福气,光凭这点,我就信他!"

王有理不敢再说话,村民们也都不好意思了,听见陆书记还没吃饭就过来,都把话咽了回去,火气也渐渐平息了。

"乡亲们,麦田被烧这事,既有意外,当然也有农机厂家责任,他们肯定要赔偿,我会向镇里边申请补贴,但一定要走法律途径,正确地走司法路径,通过法律的手段来解决问题,而不是像你们现在这样子,头脑发热,去跟人拼命,这样不仅要不会补偿,还会坐牢!"陆为民沉声道。

众多村民听到坐牢,都噤若寒蝉,当然要能追回补偿金,谁想闹事,又不是闲的蛋疼!

"我知道你们不会,大家都是想过好日子。这样吧,大家给我三天时间,我会给乡亲们一个说法,该有的赔偿金,我一分不少!"

"陆书记大老远来咱们青石村扶贫,我信。"刚刚跪在地上的大娘颤颤巍巍起来说道。

王有理看到老娘发话,他也吭声了:"各位乡亲,咱们就给陆书记点时间,听他的,反正他就住在咱们村里,不能跑了是吧,等上个三天又没啥。"

"好,给陆书记面子,就三天。"

"同意。"

……

一场危机就这样轻松被化解,看着逐渐散去的人群,仇路和罗元明也偷偷抹了把汗。

瘦猴也对这个新来的书记有些佩服,开始帮忙疏散围观村民,"散了散了,该干啥干啥啊。"

"陆书记,三天真能拿到钱吗?"仇路赶过来问。

"试试吧,说不定可以。"

"走法律程序,快的话应该没问题。"罗元明道。

"小罗,回去立马将小麦起火前后过程写下来,具体点。"陆为民边说,边掏出手机,拨通一个号码。

看着对面南坡化为焦土的一百多亩麦地,陆为民心痛不已,土地、粮食是农民的根,出了这样的情况,他也不能乱来,还是得引导村民们走司法途径。

首先他想到的是自己的初中同学周阳,现在在西州市里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,应该可以帮到自己,电话里陆为民把事情讲清楚,周阳就准备来趟青石村了解情况,准备相关事宜。

趁着在精神头上,陆为民也没了吃饭的兴致,而是让仇路一人带着,在村里转转,好开展工作,罗元明知道有事做了,他立马就回去写报告,其他村委会的人都遣散了,项红英带头去为陆为民准备老砖窑的住处。

一路走在坑坑洼洼、尘土飞扬的路上,陆为民心情沉重,他现在头疼的厉害,因为他还没有遇到过这么穷的村,青石村明显是一座多年陷入恶性循环的小山村,走了一路上,连个小卖部都没瞅见,净是土窑。

五六十年代青石山里发大水,曾经毁坏大片农田,村里人为了保护庄稼,才筑了那条拦水河坝,如今的河坝已然成了茶余饭后青石村民休闲散步的去处。

首页
目录
加入书架
支持作者创作,解锁后继续阅读
解锁本章:书币
余额书币:书币 | 书券
余额不足哦~
   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
    更多充值及说明
    青少年模式
   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,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。请监护人主动选择,并设置手机号验证。
   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