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82

温馨提示

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,阅读体验更好哦~

陈掌柜恭敬地向马雨长拜,一揖到地。

起身说道:"之前对公子的传言果然是不可信,公子大才,在下甚为佩服。之前多有得罪,望公子不要记恨!如今也只有发自肺腑的一句话,若是有朝一日沈公子在沈家遇上难处,尽管来找我,我定对公子委以重任,绝不辜负!"

这话虽然听着不大吉利,好像沈家容不下沈慕白似的,但却能让人感觉出陈掌柜的真诚,他似乎真希望能招揽到马雨这个人才。

陈霜婷忍不住撇了下嘴:"陈掌柜还是先关心下自己吧,这件事既然被我撞见,我自然会向家父如实禀告!"

陈掌柜马上低声赔罪,希望六小姐在禀告之时,能替他说几句生意难做而身不得已的苦衷。虽然言语很是谦卑,但神情给人的感觉却是,他对知会家主之事并不十分紧张。

马雨认真地琢磨起陈掌柜方才的话,心说,这是否意味着吴掌柜还不肯放手呢?马雨忍不住地向吴掌柜看了一眼,却见他脸色蜡黄,仿佛受了不小的打击,已经没有了之前志得意满的神情。

陈霜婷也上前柔声说道:"沈公子果然不凡,霜婷这次也受益非浅,若是公子有空闲时,希望能来我陈府做客……"说这话时,竟露出几分羞涩,听起来却并不像在客道。

陈霜婷此时看向沈慕白,只觉得对方气宇轩昂,相貌俊朗。更让她心动是马雨才华出众,就算在一个不熟悉的领域内也能游刃有余,解决掉各种难题。

她越看越是喜爱,仿佛这眼前之人万般皆好,直到听到有人的咳嗽声时才回过神来,脸红地低下头来。

她扭捏地用鞋底蹭着地,却不是如何适从。

不知怎地,她心中一动,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,"这么聪明能干的人,真的不喜经商吗?怎么看起来他对经商之道,驾轻就熟,举重若轻呢?"

陈霜婷带着疑惑之情重新打量马雨,崇拜之余,越发地觉得看不懂对方了。

大事解决,马雨的心态也终于彻底放松下来,他微笑着从袖子抽出汗巾,擦了擦脸上的汗水。

突然他察觉出一丝异样,汗巾上传来的淡淡幽香,告诉他这似乎不是男人之物。陈霜婷也睁大了眼睛,愕然地望着他。

马雨马上意识到不对,忙将汗巾拿下来一看,却哪是什么汗巾啊,这不是那块在青楼时发现的绣帕吗?

今早他第一次从醉香楼出门时,便发现口袋中多了一个绣有精美牡丹花的绣帕,似乎是昨晚酒醉后在闺房中顺过来擦汗用的,本来想着还回去,却因为急着找吴掌柜而忘记了。

马雨不由有点尴尬,任谁都看得出这绣帕是女人之物,他一个大男人拿来擦汗总是不雅。

陈掌柜和吴掌柜倒也看到了,但二人还处在退货的打击中未摆脱,心思自然没放这事之上。而且沈三公子在青楼的名声向来响亮,身上多个女人绣帕也说不上稀奇。

只有陈霜婷的表情有些怪异,半天还是一脸惊愕。因为她已看清了绣帕上刺绣的牡丹,那可是自己亲手一针一线绣出来的,绝不会认错。

她记得自己在醉香楼中交流琴艺时,将绣帕放在醉香楼专门为她安排的闺阁内了,怎么会跑到这位沈三公子手中呢?

陈霜婷又惊又喜,一颗心嘭嘭乱跳,猜测这位多才的沈公子一定是留意自己许久了,早便知道醉香楼的霜儿姑娘便是陈家的六小姐。

自古便是佳人爱才子,何况是位多才又暗恋自己的才子,陈霜婷不由两颊绯红,心情荡漾不已。

马雨虽是商场高手,却不是情场老手,自然没看出陈霜婷对自己的异样情愫,只是慌乱地将绣帕又塞回袖中。

料理好了陈家蚕丝一事,已经变身为沈慕白的马雨又在陈霜婷的陪同下,看了陈家旁支的另几处缫丝场,询了价,也带了样品。但价格却都是一两丝九钱银子,再难压下价来。

做生意自然是货比三家,供货这种事也不能压宝在一家身上,马雨反过来邀请陈霜婷再去其他缫丝场瞧瞧行情。

陈霜婷却犹豫了,陈家旁支有好几处的缫丝生意,如果自家的丝不用,却去其他地方采购,实在说不过去了,家族里也不会通过的。

马雨给她解释道,去其他的购丝场可以了解市场行情,还能知道竞争对手的信息。而且他们陈家也应该给旁支点压力,别以为主家就一定要从他们那里进丝,做得不好,他们随时都会被取代。

询价这种事对马雨便没什么压力了,他一边和陈霜婷聊着闲天,一边整理着沈三公子头脑的一些记忆。当两种记忆慢慢融合时,让他一度产生了马雨和沈慕白本就是一个人的错觉。

对于自己的出身,他也清晰起来。

沈家也算崇德的望族,在丝绸生意上素有威名,买卖做几代,从前朝便是如此。

沈家利用大运河的便利,北上直把丝绸生意做到了大运河的起始端,金国的幽州境内。而向东,则通过海运,走海上丝绸之路。

只是到了这一代,沈家却有些人才凋零,不屑子孙出了一个又一个,本应该尽享人伦之乐的沈老爷子沈青天,只得拖着病体硬撑着家业不垮,近些年越来越力不从心。

长子沈慕青为已故原配所生,整日游手好闲,羡慕游侠之风,终于惹出人命,十年前便亡命天涯,至今生死未卜。

长孙沈重秋倒是个人才,只是性格和其父有些相似,火爆冲动,行事招摇,沈老爷子当年被沈慕青伤透了心,却不敢将家业交到他手中。

二子沈慕红是养子,为当年沈老爷子故友之子,自小被收养在家,碌碌无为,但也没犯什么大错,终因不是沈家血统,并不在家主继承人考虑范围内。

三子沈慕白最为无能,本来根本入不了家主候选名单,只因与长子禀性截然相反,沈老爷子反不敢对他轻易否认。

而且沈慕白是续弦李氏之子,这李氏时不时地吹点枕边风,也让沈老爷子有时会琢磨起他的好处来。

一个老实本分的儿子既不给他惹祸,又不让他操心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?长子这种脾气暴躁的不适合当家主继承人,说不定三子这种性格懦弱的便合适了。

于是时而也会让沈慕白参与到生意中,做些历练,看看他是不是会有点经商的潜质,比方这次到陈家采购蚕丝之事就是如此。

"八钱银子一两丝!沈公子、陈小姐,这可真是我们的底价了!"城东吕家的掌柜终于报出一个让二人感兴趣的价格。

陈、沈二大丝绸大户同时出来购丝,任哪家缫丝场都不得不重视,老板和掌柜都身前身后地跑着,大献殷勤。

只是沈慕白一边想着记忆中的事,一边听着众人的说话,这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,却给了缫丝场不小的压力,总以为自己的报价对方毫不动心。

马雨也不急着拍板,取了样品,又去下一家看看。下一家的缫丝场更是心狠,咬牙许诺,只要二家同时进货,他愿意七钱半的价格供丝。

这个价格也着实把陈霜婷吓了一跳,他突然觉得回到家里,有些事可以和家族的那些长辈说道说道了。

但马雨却暗自摇头,这家缫丝场流程监控更不到位,量小还好,量大肯定出问题,他心中直接将这家的丝排除到考虑范围之内。

吴掌柜这一路上老实了许多,还算尽力地引路,并将各缫丝场的情况都详实地介绍给沈慕白和陈霜婷听。

陈霜婷一番询价下来,也觉收获颇丰,离别时不由依依不舍,频频回头看向马雨,直至确认他真的走远了。

沈府在北港河边上建了偌大的一座府第,共有五进院子。

沈慕白和母亲住在第四进的院子内,最靠里的院子内住着的是沈老爷子沈青天,沈老爷子身子一向不好,除了有事招唤,平日里府中子弟都不敢私自去打扰他。

介于吴掌柜已经变得规矩了,回到沈家后,马雨倒没有将他的事揭发出去,似乎"入商海狼性不足"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但他这么做却有另一番考虑,吴掌柜在蚕丝这一行中相当有经验,如果要振兴沈家,手下总还需要些人才的,如果能多收个帮手,他自然不想多树个敌人。通过这次的退货风波,相信对吴掌柜也是个警示,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敢做出什么动作。

化敌为我所用,这也是他能成首富的一种御人之道。

通过记忆的梳理,马雨现在自然地融入到沈三公子的身份之中,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直接去见母亲。生意场中大家既合作又算计,很少有人真和别人交底,但母亲却是唯一对他不会保留的人。

对于现在所处的历史时期,他还是一头雾水,而一天下来又忙着采购蚕丝的事,没法静下心来仔细研究。

见了母亲李氏后,他一面吃着母亲做的桂花糕,一面各种家长里短的什么事都问了一遍。

起初李氏以为儿子好学,但问着问着,发现儿子连皇帝是谁,国家名号之类的事都向她提起。不由吓了一跳,以为儿子中邪了。

马雨便笑着说他在开玩笑,其实是他对头脑的记忆内容有些疑虑,在记忆中现在他所处的朝代为商朝。但在他所学的历史知识中,这是不可能的。以他这一日所见的经济繁荣情况,不可能是遥远的商朝能够出现。

而和母亲聊天之下,他才慢慢意识到,这个商朝大体上对应的是记忆中的北宋。商朝以商业立国,经济高度繁荣,商人的地位也较历史上其他时期都要高出许多。

但商朝的外交却较懦弱,北与金国和西夏的抗衡中,不论胜负,总是以赔款息事宁人,却与记忆中的北宋相差不多。好在商朝的生意行销世界,西有丝绸之路,东有海上丝绸之路,赔点钱便天下太平也是可以接受的。

这一番聊天,马雨立时心中多了几分豪情,一个以商立国的国度里,他似乎真可以大展身手了,那个大运河商战系统的任务,在他看来,要完成也不是什么难事了。

他正吃着桂花糕,自鸣得意的胡思乱想着,却听到屋外,小丫环急匆匆地叫着门。

李氏有些不高兴:"什么事火急火燎的,一点儿规矩都没有!"

小丫环在门外着急地说道:"夫人,是老爷在大发雷霆,让奴婢来叫三公子,让公子……马上去后屋见他……"

首页
目录
加入书架
支持作者创作,解锁后继续阅读
解锁本章:书币
余额书币:书币 | 书券
余额不足哦~
   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
    更多充值及说明
    青少年模式
   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,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,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。请监护人主动选择,并设置手机号验证。
   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>>